首页 > 好文转贴 > 【转】一台电脑里的悲喜人生
2009
03-09

【转】一台电脑里的悲喜人生

我是一块显卡

我的名字是nvidia geforce4 mx440,和连自己都不知道叫作hy的条子是老邻居了,当然还有那个st380021a的硬盘了,其实大家一家子,好不容易凑到了一起,也算是挺有缘的了,但我老看不惯hy那小子,除了整天没事和cup老大叫嚷外,什么东西也记不住,还不如我,他有128个m,俺也有128个m,而且还是ddr的,哪象他,一个smdr就以为自己了不起,成天对st380021a招来唤去的,真搞不懂那配机的了人是怎么搞的,把我和他凑到一块,整一个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说到st380021a这sb也真是的,本以为他是一个十分沉稳的家伙,而且还脑袋特大,赶超我n倍了,慢是慢了些,但靠得住,我一直都很信懒他,哪知道一天他竟然和那个叫ibm-djsa220的小mm给谈上了,而且一谈就失去了理智,甚至不惜牺牲一个我专门用来存我名字的磁道为代价,这下可好,本可不会被人发现的,但搞得我的女友也就是philips105a怎么调都只能上到16色才给人家发现,那时本只想把他format了一下了事的,但哪知道这家伙还固执得要死,整得他不行了就回答track 0 bad,disk unusable。这下可好,被dm了吧,其实我是一直不赞成st380021a和ibm-djsa220在一起的,整一个近亲结婚,哪会有什么好结果,哪象我和philips105a,天生的一对,地设的……唉!算了,这些从前的伤心事还是不提也罢。

再说说st380021a吧,dualbios虽然后来还是把那些不该告诉st380021a的事告诉了他,但这又能如何呢?终究还是逃不了被分开的厄运,这次他们相处的时间比上次还短,ibm-djsa220的心里话还没对st380021a说完,两人就分飞东西了,ibm照样住他的宾馆洋房,而我们的st还是只能跟着我们一起吞云吐雾,虽然说距离产生美感,但象他们这样的一年到头见不到一面我看他们能支持多久,虽说st和ibm这两近亲记忆是没得说,但万一哪天来个format了,或者一个cih之类的,他们又能如何了,st还有个dualbios,但我们的ibm小mm呢?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一方再如何努力都是途劳的,到时候我们的st大哥还会伤得更惨!

其实我叫他放弃过,但他老是不听,还把我骂得够呛,说我喜新厌旧,说我抛弃了我最爱的philips105a,这个sb,我对他上次对我和philips105a所造成的伤害已经够不计前嫌的了,现在居然还这么骂我,要不是他上次搞的那事,我的philips105a会离开我吗,当他们把我和philips105a的双手强行分开的时间他又知道我的痛苦吗?这个sb加bd,tmd,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反正到时候受伤的又不是我。

不说他了,对了,还是说说我们的hy这个家伙,我一直没发现,这小子竟然是个同性恋,就上次因为st和ibm那事,竟然和dualbios好上了,那个成天我想睡就睡我怕谁的家伙。俺是十足的瞧不起他的,除了每次大伙起床的时候分配一下任务外,其他什么也不做的家伙,俺的身上也有一个,而且每次比他起得还早,怎么就不说俺啊!

唉!算了算了,这些名利中事,不说也罢!人家怎么是人家的事,俺也管不着,说说俺自己吧。

现在那个syncmaster765mb也就是取代我的philips105a的plmm老想和俺建立一个新的幸福家庭,但都被我给拒绝了,时不时的给她个大花脸来看看!俺还是忘不了俺的philips105a,虽然她没有syncmaster765mb那么漂亮,但她是真的对我好,从不加重我的负担,一直都是800×600,而且从不刷到80mz以上这个界线,哪象syncmaster765mb,一来就上到了1024×768,而且还得到85mz,搞得我的心脏狂跳,血压急剧的升高,若不是我的风扇小弟帮我的话,那我哪天什么时候就这么去了都不知道!唉!果然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

算了,不说了,就到这吧,可能还有其他的兄弟要发言,把讲台让给他们吧!

至于我和philips105a之间的一些故事,下一次再告诉大家吧。

我是一个笔记本硬盘

回到老地方,在这里的一个星期我觉得很开心,因为在这里我可以大声说话,再吵也没有人会埋怨我。

不过好景不长,一个星期后我就要回单位报到了。螺丝刀来带我走的时候他们都在睡觉,我没有叫醒他们,所以连道别都没来得及跟他说。我又回到了我原来的位置。

自从那次出差回来以后,我开始变得沉默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我觉得cat给我讲的笑话也不再好笑,就连平时习惯了的本来很轻松的工作也变得乏味和无聊起来。从st那里拿过来的那些文件成为了我沉重的负担,每天我都要清点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尽管主人并没有要求我这样做。我分配了一大块空间出来,把他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每天除了陪主人打牌聊天就是整理他的东西,日子变得更加无聊了。记得曾经在主人交给我的一个文件里看到过一句话:不在无聊中爆发,就在无聊中灭亡。我不知道这句话说的是不是我,但是我感觉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经常在陪主人打牌的时候走神,而且动不动就发脾气不玩,心情好烦,除了在清点他的东西的时候,我的心情才显得比较恬静。

后来cat的一句话道出了我所有心事:你是不是恋爱了?

我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他?我们可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可是为什么每天系统宣布关机前我都要清点一遍他的东西才能入睡?我又想,不知道他是否还保存着我送给他的那些照片?他会不会在工作之余偶尔想起我?

我的空间一天一天在缩小,脸庞日渐消瘦。cat说,不管如何,你想办法去看看他吧,也许只有他才能够给你答案。

我想想也有道理,于是我把一些从他那里传来的文件在fat里标志为不可读取,然后向主人提议:“缺少必需文件,请检查文件来源,或重新选择复制路径。”

第二天,主人把我们小组带到他老板那里。我满心欢喜又激动万分地等待着触电的那一刻,我甚至开始担心见到他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这样做会不会显得太唐突?毕竟我是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直接问他那种问题?可是我该怎么跟他说呢?

在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系统启动了,我迅速环顾了周围的环境。怎么?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我不是应该已经在那个大厦里面了吗?过了一会,系统启动完成,数据线里传来要求交换数据的请求。难道这次是他过我们这边来?不是的,格式不对,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软盘在向我发信息……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他的老板买了一个软盘回来,此后我再次提出了几个文件交换的要求,但是主人都不安排我和他直接见面,看来我的主人再也不会让我去那种蓝领们工作的地方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做了好几次努力,但是每次见到的都是那个尖嘴猴腮又头脑简单的软盘,那家伙真是怎么看都觉得那么讨厌,每次背了几个单词就跑到我面前卖弄文采,明知道自己说话结巴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嘛,而且个子又小,叫他搬一点东西都要跑好几趟,真是不自量力。

不过后来我想到了一个他的用处。我知道我是不能够直接给他写信的,因为如果被我的主人知道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想出了一个好点子:我把我想表达的意思画成一幅图,然后在把东西交给软盘之前先用这些东西按颜色分类并排列成那幅图,然后再叫软盘送过去。软盘回来之后我迅速翻看他带回来的文件,看看有没有关于我的信息,可是我什么也找不到。难道是我表达得太过隐晦了他看不懂?我再试一次,结果还是没有。我问软盘东西都送到了吗?他说全都送到了,只字不漏。软盘走了之后我又想办法把图形拼得更简单些。

突然cat插话了:“你这样拼法是没有用的,因为软盘转交的时候会把它们重新排列顺序的。”学过通讯的人就是不同,cat果然有学问,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我失望了,我该怎么办?“悄悄跟软盘说,看看他肯不肯帮你。”

我犹豫了好久,终于决定试一试。

软盘听我兜兜转转说完我的意图之后,愣了半天,也许他也想不到我会喜欢上一个台式机硬盘吧?他沉默了好久,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我就开始想该怎么瞒过主人的眼睛。我再次请教了cat,cat在网上找到了一种隐藏信息的方法,把我的信藏在软盘的一个角落里面。“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嗯?除非那里的病毒防火墙设置过高,把这个也当作病毒过滤掉。”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把这封信交给了软盘,叮嘱他千万不要弄丢了。软盘幽幽地去了。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

软盘回来了。

“他有没有回信给我?”软盘摇了摇头。

“那他都说了些什么?”软盘又摇了摇头。

“他一点表示都没有吗?你到底有没有亲手交到他手上?” 这次软盘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呆呆地站着。

“没用的家伙!肯定又是路上弄丢了。”软盘低下了头,一个字也没说。我快气晕了。“要不……我们再试一次?”软盘怯怯地开口了,听语气好像受了委屈。我看他可怜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骂他了。“好吧,这次小心点。”我只得又写了一封信交给他,这次我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小心。软盘点了点头去了。

软盘回来了,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给我带回来。我再也忍不住了,这个没用的家伙,浪费了我的时间和感情,本来我就看他不顺眼,要不是因为他的存在,主人一定会让我和st见面的,所以现在我更加讨厌他了,巴不得他立刻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此后软盘来来回回了好几次,主人叫他带什么东西,我都是扔给他然后转过身就不再理会他了。

后来有几天没看见他了,本以为他真的被他们老板炒掉了,忽然有一天他又出现在我们公司的门口,不过这次和前几次不同,一进门就抱着软驱狂转,软驱磁头发出吱吱的尖叫声,把我们全组人都吓了一跳,最后只听到了“砰”的一声巨响,软驱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我的上司问。

“disk access error.”磁盘控制器回答。

我的诅咒应验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这次我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他是如此的令人讨厌,但是刚才我见到他看我那最后一眼,似乎有些什么话想说,但是却没有说出口,他可能也有他的苦衷。我听到内存他们议论了一会儿,一切就又回复了正常。又在寂寞中度过大约一个月的时间。

有一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我处在一个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地方。突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我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可是国字脸传过来的电流让我知道我不是在做梦。

“hi,st。”

st没有说话。

“你不认识我了?”

过了一会,他说:“对不起,好像我们没有见过吧……”。

我好伤心:“想不到连你也这么健忘。”

“……”他没再出声,只是疑惑地看着我。也许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我转身想走,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他的呼唤——

“IBM-DJSA220,你回来了……”

最后编辑:
作者:龙天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转】一台电脑里的悲喜人生》有 3 条评论

  1. 西崽猪猪 说:

    hoho~沙发,其实你应该多多去其他的blog留言,这样就有人和我一起抢沙发了。

  2. 龙天 说:

    @西崽猪猪 >_<俺害羞,不要那么多人看。那么多人关注会给我压力的……

  3. 牧狼羊 说:

    很久以前看过这篇文章,作者的构思非常好,对电脑硬件也是相当了解啊。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