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2-03

年夜饭

公司昨晚上吃了顿年夜饭,喝多了,于是发现红酒这东西其实挺恼人的,战场上一切OK,出了酒店就有点晕乎了,于是靠仅存的理智拒绝了KTV活动,打车回家。在出租车上愈发头晕,开始感觉各感官和大脑之间有了隔膜,大脑无法运算传输进来的资讯,导致看见的有意义的画面呈片断状,且反馈机制出现极大的延迟,说出去的话需要明显的延迟后自己才听见是什么意思。

所以其实这种状态下自己是明白自己的,比如说话大舌头不清楚,从延迟的反馈机制中自己可以感觉得到,但是因为反馈已经太迟了,根本无法及时对组织进行管控,所以其实系统对外界的管控是有效的,只是无法让其形成合适的反馈机制从而超调量过大而已吧。因为总觉得即使是脑部被麻醉,也不应该发出的指令就是残缺不全的。然而反例是聋人依然可以说得很清楚,说明反馈机制并不是保证说话清楚的一个要素?……

自动化的职业病犯了。继续回来描述现象。继续靠残存的理智指挥司机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刷卡下车——话说这理智存活的时间还真长啊喂——就往里走。于是很明显的负责运动平衡的小脑已经bug了,然而,再度回到那该死的反馈机制上来,大脑在最初的情况下完全无法感知到这种bug,于是在我踉跄的走了几秒钟以后大脑才开始注意到行走状态的奇怪,从现象上分析这是因为大脑的多线程并发处理能力大幅下降,而那个时候大脑的主线程正在处理胃部传来的剧烈刺激与活动。在成功释放内存以后主线程才得以空闲,转而辅助小脑进行调控,或者是监控小脑的调控。于是接下来我才发现自己走的很艺术。但是大脑貌似无法插手小脑的管控,我尽管知道自己走的很艺术,但是还是一路艺术回家了,完全无法做出有效改观,从这里也可以分析出,以前在学校喝完酒能走直线,说明其实喝的不多。。

值得惊叹的是小脑这个DSP的处理能力,即使在外界干扰下处理能力已经大幅下降,但是仍然能保证整个机体保持平衡不至于摔倒,所谓醉拳的精髓就是晕而不倒,其实就是小脑比较发达吧,也就是通过更新小脑固件来达到更高的管控效率。包括掏钥匙开大门上楼掏钥匙开房门脱衣服睡觉,这一系列动作中大脑主要还是负责监控和时机掌控,具体的操作还是由小脑处理。

不过到了家就发现,大脑中应该还有一套辅助机制的,即所谓意志力。这套机制保证系统不会跑飞。于是回到家用残存的理智——还残存着啊喂——跟同学打了声招呼,进屋躺倒睡觉。从到家开始,辅助机制就开始减弱了,也就是说辅助机制认为已经进入了安全环境,开始放松监管了,于是在躺下以后,辅助机制彻底停止功效,于是主程序很快跑飞,开始说胡话——但是不是神志不清的说胡话,自己仍然明白自己在说话以及在说什么,只是这个所谓的明白,是在说出去以后并且再度反馈进来才明白的,也就是说,大脑的语言部分子程序未经过滤系统就直接管控喉舌,流程上出现了微妙的跑飞。

然而很快的,外界干扰开始影响主程序,主机被迫进入休眠状态。同时修复系统和抗干扰系统开始工作。直到今天早上醒来,一切正常了。

综上,对脑部系统在强烈的外界干扰下的行为分析,我们认为脑部系统的整体鲁棒性是很好的,各部分的安全保护机制和辅助机制做的很完善。但是系统中副处理器即小脑的部分过于独立,虽然其自身处理能力很强大,但是一旦该部分出现致命bug,则系统无法进行功能替代,从而给整个系统的鲁棒性留下了一定隐患。另一方面,另一个协处理器脑干部分的操控性能,此次试验没有采集到相关数据,因此无法对其进行分析。

所以其实本文的题目应该是:《论酒后表现及其分析,以及脑部鲁棒性讨论》,是一篇学术论文,谢谢。

老板发了个大红包。有钱还信用卡了……不过明年就不能像今年这么放浪了,明年要干点实事了。汗。恩恩。

最后编辑:
作者:龙天
匿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年夜饭》有 4 条评论

  1. 殷琦 殷琦说道:

    大哥 你太有才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看懂的 实在太专业了

  2. 寄之秋 寄之秋说道:

    牛,太专业了

  3. 龙天 龙天说道:

    @goettingen: 巨大的红包,灭哈哈哈

  4. goettingen goettingen说道:

    靠,这篇太专业了吧……
    大红包是多大的红包?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