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文转贴 > 转个嗅探器的东东
2004
06-27

转个嗅探器的东东

以太网中的嗅探太有作用了,但是交换网络对嗅探进行了限制,让嗅探深入程度大打折扣。不过,很容易就能够发现,主机、Switch(动态更新地址表类型,下同)中的缓存表依然是(主要是)动态的。要在一个交换网络中进行有效的嗅探工作(地下党?),需要采用对付各种缓存表的办法,连骗带哄,甚至乱踹,在上面的ARP欺骗基础中我们就能够做到。

对目标进行ARP欺骗

就象上面程序中实现的一样,对目标A进行欺骗,A去Ping主机C却发送到了DD-DD-DD-DD-DD-DD这个地址上。如果进行欺骗的时候,把C的MAC地址骗为BB-BB-BB-BB-BB-BB,于是A发送到C上的数据包都变成发送给B的了。这不正好是B能够接收到A发送的数据包了么,嗅探成功。

A对这个变化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A产生了怀疑。因为A和C连接不上了!!B对接收到A发送给C的数据包可没有转交给C。做“man in the middle”,进行ARP重定向。打开B的IP转发功能,A发送过来的数据包,转发给C,好比一个路由器一样。不过,假如B发送ICMP重定向的话就中断了整个计划。直接进行整个包的修改转发,捕获到A发送给的数据包,全部进行修改后再转发给C,而C接收到的数据包完全认为是从A发送来的。不过,C发送的数据包又直接传递给A,倘若再次进行对C的ARP欺骗。现在B就完全成为A与C的中间桥梁了。

对Switch的MAC欺骗

Switch上同样维护着一个动态的MAC缓存,它一般是这样,首先,交换机内部有一个对应的列表,交换机的端口对应MAC地址表Port n <- Mac记录着每一个端口下面存在那些MAC地址,这个表开始是空的,交换机从来往数据帧中学习。举例来说,当Port 1口所接的计算机发出了一个数据帧,这帧数据从Port 1进入交换机,交换机就取这个数据帧的原MAC地址AAAA,然后在地址表中记录:Port 1 <- AAAA, 以后,所有发向MAC地址为AAAA的数据帧,就全从Port 1口输出,而不会从其它的口输出。 跟前面对目标进行欺骗相类似。如果把Switch上的MAC-PORT表修改了,那么对应的MAC和PORT就一样跟着改变,本来不应该发送到嗅探器的数据结果发送过来了,这样也达到了嗅探的目的。修改本地(B)发送的数据包MAC地址为原来A的MAC地址,当经过交换机的时候,交换机发现端口B对应的地址是机器A的MAC地址,于是就将会把A的MAC地址同端口B相对应,从而把发送给A的数据从端口B传输了,本来这些应该是传送到端口A的。因此,从机器B就能够获得发送给A的数据。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A将接收不到数据了。嗅探不目的并不是要去破坏正常的数据通讯。同时,从刚才的欺骗中,让交换机中一个MAC地址对应了多个端口,这种对于交换机处理还不清楚。还请多指教。 对Switch进行Flood

就象上面介绍Switch的MAC和Port对应关系形成的原理,因为MAC-PORT缓存表是动态更新的,那么让整个Switch的端口表都改变,对Switch进行MAC地址欺骗的Flood,不断发送大量假MAC地址的数据包,Switch就更新MAC-PORT缓存,如果能通过这样的办法把以前正常的MAC和Port对应的关系破坏了,那么Switch就会进行泛洪发送给每一个端口,让Switch基本变成一个HUB,向所有的端口发送数据包,要嗅探的目的一样能够达到。

存在的问题,Switch对这种极限情况的处理,因为属于不正常情况,可能会引起包丢失情况。而且现在对这种极限情况的Switch状态还很不了解。如果对网络通讯造成了大的破坏,这不属于正常的嗅探(嗅探也会引起一些丢失)。

对Switch进行各种手段的操作,需要小心,如果打开了端口保护,那么可能会让交换机关闭所有用户。因此,对交换机这样的设备进行欺骗或者其他操作,还不如对一些上级设备进行欺骗,比如目标主机或者路由器。

至于上面关于嗅探的手段都是基于这个动态表进行的。因此,使用静态的ARP就能够进行防范了。对于WIN,使用arp -s 来进行静态ARP的设置。

最后编辑:
作者:龙天
匿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