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人生 > 闲逛 > 穿梭海南——一波三折进海口
2011
08-11

穿梭海南——一波三折进海口

是的,我现在还在海南。定好了明天的机票,在这个悠然的晚间,我决定按照惯例更新这次的闲逛经历。

其实出门时很不顺,原定的旅程很给力,周六早飞广州,下午坐油轮上岛——传说中的“椰香公主号”,其实既不是邮轮也不是游轮也不是油轮的奇怪的存在。有着一个特等舱几个头等舱,若干二等A二等B舱,还能带汽车的神奇的廉价的仿佛不该存在般的存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人间,即特等和头等,均不对个人售票。理由是卖了一个,另一个就卖不出去了。倒是合情合理。

然而临行前三天接到电话,这老家伙终于要修理了,于是6号不能出港,于是需要另觅他途上岛。飞广州的机票已经定好且不能退改签。于是纠结了一下到底是落地再飞还是改火车。

也就在那时,梅超风的消息开始出现了。所以说不顺,便是如此。实在也不敢再飞,最后还是决定火车体验下传说中的火车轮渡。

是的,传说中的火车轮渡。听起来很神奇的玩意。于是咱很郑重的在广州开了个房间睡了一下午,就为了半夜目睹轮渡。然而上车后才发现咱傻乎乎的算错了时间,广发K407,过海时间是5点半钟,加上晚点,适时天已大亮。完全可以在车上睡醒了再看轮渡。

其实说看,也没什么好看,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车出徐闻站不久,便到海边渡口一样的地方。短暂停了一会,便把空电关了,车厢里开始慢慢热起来。正在不耐烦,车子突然间动了起来,然后可以看见旁边,上海南至三亚的车也在向同个方向行进着。两辆客运车同向运动,还真是少见的景象。

开了不远,便能看见仿佛是渡轮一样的东西。很大很长的一片空间,仿佛一个大隧道一般。车进一半,便断开编组,我所在的剩下半截拉回去,换一条股道也开进船体。一直开到最里面,船上也有撞钩,撞上固定好以后,空电便恢复了。

随后就是啥也看不见的等待。一边是分隔的大铁墙,一边是另半截车。自然也是不能下车。于是船的样子,琼州海峡的样子,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坐在车里,偶尔感到一点晃动,提醒自己是在船上。

就这么跑了半个小时多,船身晃了几下,应该是靠岸了,于是拉出来,再回去撞钩剩下半截车,恢复编组后,往前数百米,就到了看起来很简陋的,很随意的,掩盖在一片热带植物间的海南站。

于是车上几乎被清空了。大部分的旅客都下车了。仿佛后半段到三亚的旅程不存在一样。出的站,就像传说中的一样,这是个偏僻的四面几乎都看不见别的建筑的地方。出租车都在吆喝着拼车,毫无正规的景象——这一点在未来几天的旅程会更明显。而且,打车到我住的旅馆,打表需要六十多块。这可是一个打车很便宜很便宜的城市啊。这火车站是要偏到哪样。。

于是一波三折的,终于登岛。稍事修整,便准备去找海口传说中的五公祠和骑楼老街。

五公祠,我至今仍然不知是哪五位老先生,只记得那里也是苏公祠,是到处乱跑的东坡老爷子的祠堂,还有他“指凿双泉”的泉眼。里面做着重讲解的,是海瑞的一笔寿字,和铜佛一只。海大人那笔寿,据说能拆出八个字来,反正我是没看出来。而那铜佛,据说日本人欲偷运出境两次而不可得,所谓是有佛性。

正在闲逛,突然风起云涌,暴雨倾盆。当时就被困在了碑廊里面。也没奈何只好等着雨停。回想起来刚出门时,天边有一朵云彩快速膨胀,很像小时候那套《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写到的积雨云。小时候看过那书后,仿佛从未得见积雨云本体,然而在海南数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积雨云,还很准,见一次暴雨一次。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雨势见缓。于是出来就往老街区奔。网上查骑楼老街仿佛很不错,但是城市里几乎没有宣传,果然到了之后,大失所望。老楼风范尚在,古色古香独有风情,然而可惜的是这段有味道的老街,几乎没有任何开发,甚至没有任何保护的样子,反倒是边上开了个不明所以的步行街,令人摸不着头脑。绕着街区走了两圈,实在看不到什么好景物,也只好作罢。。

于是,上岛的第一天,就在这一片一波三折和不明所以中结束了。

最后编辑:
作者:龙天
匿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